温州乐清法院有错不纠为哪般

近日,接到浙江温州乐清市的包彩媚女士反映称,自己的财产权利受到严重的侵犯,而得不到依法保护,更为令人震惊的是,其中一个最为重要的证据“不翼而飞”,在法院的档案室被“弄丢了”。

 

温州乐清法院有错不纠为哪般

 

 

    自2014年起,包彩媚奔走于各相关部门之间讨要说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然而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未得到任何回复和结果,正当诉求,竟然成了奢求!

    2020年8月,在走头无路,维权无望的情况下,包彩媚通过网络将自身多年以来所有的遭遇及诉求公布出来。以此希望可以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还自己一个公道。

 

 

温州乐清法院有错不纠为哪般

 

    就在包彩媚通过网络公布了自己的诉求之后,8月19日,自称是法院办公室主任的郑策联系了包彩媚让去法院,说有人会接待。随后又打电话说“法院已经把你的事情处理好了的,怎么发到网上去,证据丢失你要找公安和处置办去,有什么问题去市政府里的矛盾调解中心和法院的信访部门……”

    8月21日,办公室主任郑策再次打来电话还是让去矛调中心和法院的信访部门。

    8月27日,法院的信访部门一位叫赵金丽的工作人员来电联系了包彩媚,对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的证据做了详细了解,称“证据是存在的,法院里证据要抽查的,证据不让你看的原因是保密的需要……”

    9月7号,包彩媚及其代理人按照事先约定,到乐清法院和林法官谈话,约好的上午8点半,到10点左右才碰面,包彩媚的代理人把准备好的材料讲给他们听,结果讲到一半就被打断,说“你们写的很清楚了……收到材料1—2个月左右会给你们回复的……”

    9月16日,乐清法院的范道敏和陈金丽接待了包彩媚, 对包彩媚所提出的关于虞云生虚假证据和虚假诉讼问题,范院长称“郑云伟(包彩媚的女儿)当时打了很多收据在虞云生手里,虞云生想怎么告你就怎么告你,虞云生是对的……”,包彩媚认为这仅仅只是这位范院长凭自己的想像的,是在刻意包庇虞云生。

包彩媚想不通,既然重要证据没有丢失,为什么不拿出来当面对质,看看是否存在伪造作假的问题,即便是保密需要,作为当事人的包彩媚是中国的合法公民,也是享有知情权的!又岂是一句保密就可以敷衍了事的?

 

温州乐清法院有错不纠为哪般

 

 

 

温州乐清法院有错不纠为哪般

 

包彩媚的诉求:

1、要求乐清市人民法院依法追回刑事卷宗中——关于2009年7月9日写给虞云生的“欠虞云生36万元的收据”,

证明其用途:说明虞云生明知包彩媚2009.7.9.在乐清市看守所写了一张欠条为36万元及对账为36万元的事实,而虞云生却在2009年8月12日向乐清市人民法院起诉为44万元的虚假诉讼,在乘人之危的情况下进行虚假诉讼的行为。因为郑云伟在开庭时根本不清楚这件事?(当时只有包彩媚、虞云生清楚这件事)

2、依法调取虞云生伪造郑云伟44万元的《欠条欠据》,

证明其用途:因为民事判决中用“虞云生給了郑云伟的借款,郑云伟当场写了44万元的《欠条欠据》”。所以,虞云生伪造诉讼证据,进行虚假诉讼,涉嫌《虚假诉讼罪》;

3请求依法返还“聚会”台账的原始的帐册,因为记载了包彩媚被其他会员多取走了钱款,财产受倒极大的损失。与2009年刑事判决书认定的数额差距很大。

    综上所述,包彩媚多年以来申诉无门,利益被侵占,均是因为虞云生伪造诉讼证据,进行虚假诉讼,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1条之规定的关于虚假诉讼已涉嫌刑事犯罪;乐清人民法院,乐清市政府处置办被举报后使用“拖”字诀的态度来应付问题,故请求相关部门领导高度重视,依法追究被举报人的法律责任,并退回包彩媚的款项,为包彩媚做主,伸张正义,还举报人以公道,还法律以尊严。

    对此事件的结果,我们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