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叶县杨来成:伤人毁田无辜群众期待公平公正

自2018年开始、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党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坚持依法对黑恶势力严惩、将11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作为打击重点之后,大量线索进入办案机关、一大批村霸、市霸、“套路贷”等黑恶势力被绳之以法。然而在河南省叶县发生的一起黑恶势力伤人毁田案件,自2015年案件发生以来涉案人员却逍遥法外,让众多群众质疑地方有关部门没有公平公正的办理有关案件。

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杨楼镇黑龙潭村的走马岭东侧,原本是一片杂草丛生的乱石坡。1995年为响应国家开垦荒山野坡的号召,在中共党员、退伍军人侯福顺的带领下,黑龙潭村村民赵建华、陈秀兰、侯付成以及曹沟村村民郭海潮等历尽千辛万苦,在昔日的乱石坡上种下了果树、芝麻、花生等经济作物,将荒山变成了花果山。2004年黑龙潭村土地调整时确认了以上村民所开垦的土地使用权,并成立了林果合作社。

叶县杨来成,时任叶县保安镇一村支部书记。依仗自己在当地运作多年的关系网,不择手段的大肆在周边以低廉的价格承包荒山再以高价转租非法牟利。2015年,杨来成勾结黑龙潭村原村主任李春亮、村民张海长,合谋使用黑龙潭村早已作废的公章,伪造了一份土地承包合同,将包括上述村民所开垦并耕种多年的一百多亩土地,以两万元承包费为期30年的条件承包给了杨来成。2015年6月14日上午8时左右,杨来成在未通知上述村民的情况下,纠结社会闲杂人员四五十人,使用挖掘机及铲车的工具,将上述村民所种植的果树、芝麻、花生等近二十亩经济作物毁坏。其中侯福顺被毁果树1300余棵,侯付成被毁果树710棵。在杨来成等人毁坏群众合法财产过程中,闻讯赶来的村民陈秀兰、赵建华对杨来成的破坏行为进行了阻拦。杨来成气焰嚣张的声称自己“有人,有钱,谁敢阻拦,打死也不怕”。指挥其手下持械对陈秀兰、赵建华多次殴打。陈秀兰等人向辖区派出所及杨楼镇党委书记王明轮报警。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杨来成公然抗拒公安机关执法,并且继续殴打赵建华。后民警鸣枪示警,并抓捕一人后,杨来成及其手下才停止违法行为。被打村民赵建华在医院住院治疗二十余天,才得以痊愈出院。

郭海潮系曹沟村村民,其耕种土地本不属于杨来成伪造合同承包范围内,但因紧邻黑龙潭村,在2015年6月14日也遭到了杨来成的破坏,在郭海潮到场阻止时被杨来成及其手下打晕后非法拘禁至方城县县城。郭海潮后又多次遭到杨来成及手下的殴打辱骂,后在公安机关介入后杨来成才将郭海潮送回案发地点。

作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 参加过珍宝岛战役的退伍老兵侯福顺当时因有事未能赶到现场,在听闻自己辛辛苦苦呕心沥血十几年的果树被砍伐、农作物被毁后,老泪纵横,当时就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后虽经送医治疗,至今未能痊愈。

地方群众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虽然当事村民第一时间报告了警方,杨楼镇派出所、方城县森林公安局也对当事村民进行了调查询问、事发现场拍照等取证工作,但当地有关部门却以各种理由,对此事未于立案。杨来成事后曾当面对当事村民侯福顺称:“让你告我,我有人有钱,他们谁都得听我的”。2018年4月份,经群众举报,组织核查,杨来成虽然因虚假党员身份被免去了保安镇一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但其涉嫌违法犯罪的事件却没有被有关部门追究法律责任,至今仍逍遥法外。

河南叶县杨来成:伤人毁田无辜群众期待公平公正
河南叶县杨来成:伤人毁田无辜群众期待公平公正
河南叶县杨来成:伤人毁田无辜群众期待公平公正

黑社会作为和谐社会的一个巨大毒瘤,不仅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了极大危害,而且也影响到了整个社会的繁荣稳定。因此各地积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还社会安宁。中共中央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协调小组办公室于2018年1月24日正式开始实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杨来成虽然作为一个基层干部,但其非法伪造合同、破坏合法群众林木、毁坏农田、殴打、非法拘禁阻止其不法行为的无辜群众,公然抗拒公安机关执法的行为,已经沦为危害一方的黑恶势力。事件发生已经五年,杨来成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却没有受到法律的严惩,依然逍遥法外。是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办案不力?还是另有隐情?记者希望有地方政府关部门,能够积极做为,即打“老虎”也拍“苍蝇”,保一方平安。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党的执政根基在于人民。黑恶势力,侵蚀的恰恰是人民群众这样的党的执政根基。关乎人民群众的安全、幸福,关乎社会稳定,关乎民心向背这样的党的执政根基,扫黑除恶、把黑恶势力连同其背后的“保护伞”连根拔起,不仅维护人民群众利益,更是确保党的执政根基牢固、不被侵蚀!对于河南叶县杨来成等黑恶势力伤人毁田的违法犯罪事件,记者将持续关注跟踪报道。

立法解释规定:“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特征:(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根据立法本意和黑社会犯罪客观规律,深刻认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四个特征”相互间的内在联系,是正确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的前提和基础。在司法实践中,有些同志将“四个特征”等同于犯罪的四个构成要件,仅认为“四个特征”各自独立、平行并列,忽略四者的内在关联。这样既割裂了四个特征的逻辑联系,又未分清四个特征的主次,导致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本质统揽把握不准,使得在收集证据、认定事实、性质判断上陷入误区,导致打击不力。